終幕。

 
四個月後。
「筱恩,東西都收拾好了嗎?」徐媽媽看著病床上的一大袋行李,觀望病房。
「嗯...應該吧?」徐筱恩抓著俐落的短髮,不確定的說。
「什麼應該,妳的視力不是恢復得差不多了...」徐媽媽無語。
突然地,外面傳來跑步聲。
「筱恩!」馮安宸奪門而入。
「安宸?你今天不是開學典禮嗎?」徐筱恩轉頭,有驚喜也有驚訝。
「妳今天出院,怎麼能不來接妳...」他先抱了徐筱恩。「抱歉,這一個月一直在忙著把東西搬到宿舍,沒有來看妳...妳的眼睛如何了?」他捧著徐筱恩的臉,眼神裡除了歉意有更多的寵溺。
徐媽媽識相的默默離開病房。
「現在大概是輕度近視的程度」她如往常溫柔的笑著。「一個月前看你都是模糊的,現在怎麼變那麼帥啊?我的D大男朋友!」她的笑容更開朗。
「......」馮安宸看呆了她的笑容。「...對了,關於妳之前說打算去補習班或請家教的事」
「怎麼了?」
「我想了一陣子......我覺得不要比較好」
「咦?為什麼?」
「......妳剛剛不是說了」他撇頭,稍微有點臉紅的跡象。「有妳的D大男朋友啊...」
「......」徐筱恩聽出他的意圖,在心裡竊笑。「就算你是D大生,我不努力也只會像現在這般」她假裝沒聽懂,嚴肅說道。「難道你希望我一輩子都這麼頹廢?」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
「呵呵,你不要生氣」徐筱恩換上笑臉,手指壓在馮安宸眉頭。「我逗你的!」
「......」馮安宸無語。
「你想幫我,也多陪我對吧?畢竟你的學校那麼遠」她笑著,完全看透馮安宸的心思。
「......嗯,不行嗎?」他認真地說。
「當然不行」徐筱恩也回以認真的眼神。
「為什麼?雖然我是理工科的,但是我—」
「不行,不行就是不行」
「......」他皺眉,似乎有點動怒了。
「...你就體諒我一下吧」徐筱恩握住他的手。「我想當你稱職的女朋友...我不想你在課業和我之間兩頭跑」她抬頭看著馮安宸,眼眶泛紅。「......你不要再感到愧疚了,我並不是你的責任...」她的眼淚落下。
「......」
「每次...每次你來,我都害怕聽見你抱歉的語氣」她流淚不止。「我也害怕...等我康復,你是不是就會對我說其實你會錯意了...你根本沒喜歡過我—」
不等她說完,馮安宸低頭封住她的嘴—這是第一次深吻。
「唔嗯...」徐筱恩依舊流著眼淚,手顫抖著不敢抱住他。
馮安宸抓住她的手繞到自己脖子上,徐筱恩這才敢抱住他。
「......抱歉」結束了吻,馮安宸一手壓在徐筱恩腰際。「讓妳一直感到不安,我會調整我的心態的......但是,不要再讓我說一次了,我喜歡妳,我愛妳,這是真的,我想和妳結婚,我想和妳組成家庭,我想把妳壓在床上做到天亮...這也都是真的!」他說得認真,明明在生氣卻像在開玩笑。
「唔...後面那些是什麼啊...!」徐筱恩還是流著淚,卻紅了臉。
「跟我道歉,否則我現在就—」
「對不起!」徐筱恩趕緊說,害怕又聽到什麼不乾淨的話。
「為什麼!」
「因為我懷疑你!因為我讓你對我有幻想!」
「後面那個不許道歉!那是遲早會發生的!」
「不要!我不要未婚先懷孕!不要!」
「為什麼不要!妳不是成年了!?」馮安宸捧住她的臉。
「不要!就算成年了也不要!」
他們彼此瞪視。
「...噗」馮安宸笑了出來。
「笑什麼!」
「為什麼我們要吵這個啊?」他笑到流淚。
「誰叫你開我玩笑!」
「我沒有開玩笑啊,我可是說得很認真呀!」他滿臉笑意。
「...別碰我,你這汙穢的男人」徐筱恩紅著臉,掙脫他的手。
「哈哈哈,不要這樣啦!」他又從背後抱住她。「難道妳不想跟我結婚?」
「......」徐筱恩語塞。
「呵呵無話可說了吧!」
「......可惡」雖然扳著臉,語氣卻溢滿了幸福。
 
六個月後。
中午,馮安宸穿著白袍在大學附設的便利商店裡買午餐。
不知道放榜結果如何...
他在冰箱前站了良久,低頭一直看著手機。
他拿著自己平常完全沒列入考慮的午餐組合排隊結帳。
「...總共58元」店員說。
他正要打開皮夾的零錢夾層,口袋裡的手機響了。
真的是一瞬間,他從口袋裡把手機掏出來。
是筱恩!
「喂!筱恩,放榜的結果—」他倏地接起電話。
「我......我考上了......A大,法文系...」她的聲音顫抖,難掩喜悅。
「......」馮安宸呆住。「...妳等我,我馬上過去!」他掛掉電話。
「...阿宸,發生什麼事了嗎?」店員問道。
「那個,你幫我打電話給小傑,拜託他幫我點下午的名,拜託了!」他從皮夾拿出一張面額最大的紙鈔給店員,可是商品都沒拿的就跑出店。
「喂!錢找不開啊!」店員的嘶吼被他拋在腦後。
他一路狂奔回宿舍。
「學長!」他一打開房間門就大喊。
「靠!」一個男人坐在書桌前,電腦是一對男女交疊的畫面。「你、你、你現在不是應該在吃午餐嗎!?」他慌張的把視窗關掉。
「那不重要,學長!我現在有一件攸關到我人生能否完整的事要拜託你!」馮安宸雙手壓在男人肩上,認真的說。
「喔...是、是什麼?」男人被他認真的語氣和眼神說服。
「我要你,現在騎車載我去找我女朋友」
「喔...好......你女朋友在哪?」
「...B市」
 
五小時後。
「謝了學長!」馮安宸跳下機車,把安全帽丟還給男人,跑進轉角。
「啊!!這安全帽很貴的啊!!!」男人手滑沒接好安全帽,看向地板快哭出來了。
他歇斯底里的大吼也被馮安宸拋在腦後。
他直搗徐家,按下電鈴。
「呼...呼...」他喘著大氣。
不久,門打開。
「...安宸?」徐筱恩頂著及肩短髮,打開門時臉上充滿了驚訝。「你怎麼會—」馮安宸往前一跨,把徐筱恩攬入懷。
「妳說妳考上A大了,是真的嗎?」他嘶啞的說。
「喔、嗯...比起那個,你怎麼那麼喘啊?而且你怎麼穿著白袍—」
「筱恩!」馮安宸拉開他們的距離,捧住她的臉說。
「呃、呃...我在?」徐筱恩被他一連串的動作搞得一愣一愣的。
「等妳畢業,我們去法國結婚吧!」他的笑容燦爛。
「咦!?」
 

-----------------------------
如果是由高中生來看這個故事,應該會比較有較多的感受。

我們常常在電視劇裡看見主角得了癌症不敢告訴家人伴侶的劇情,心裡難免覺得真的是好「不落窠臼」對吧?
也會對於主角的這種決定感到不解。

故事"其實算是部分取材於我自己,
幾個月前為了準備第一次模擬考,比起過往花了更多時間坐在書桌前,甚至為了配合我越晚睡效率越差的生理時鐘,設了一個早上4點的鐘起床讀書,有時還攪和著咖啡。
我雖然是個作息一亂隔天就會各種不舒服的體質,但是那陣子卻嚴重到連續一個禮拜每天晚上頭痛甚至有心悸和呼吸不順的跡象,在學校也有短暫暈眩的情況。
當時我完全了解電視劇為何那樣安排了。
各種惶恐、不安的情緒每天來襲。
不安什麼呢?
具體來說就是
"我難道得了什麼病?"
"這是不是什麼很難根治的病?"
"我會不會已經癌末了?"
"要是告訴家人,我會不會從此離我的夢想越來越遠?"
"要是真的是什麼病,我還能顧及我的課業嗎?"

於是,一篇故事就這麼誕生了。

那些被我們所嗤之以鼻的劇情,要是發生在自己身上,我們還是會很沒有創意的跟著走。

就好像某些人,看似對於同性戀很不排斥,甚至對那些表示反同的人感到不齒。
其實,如果他們發現自己是同或者雙,他們也會像大部分的人一樣,害怕朋友、家人排斥自己,選擇隱藏或反駁。

這個故事中,負面情緒的比重是比較大的(從一開始馮安宸和徐筱恩起衝突,筱恩發現自己生病,到馮安宸探病期間)。
我想要的就是描述這種不安的心境,劇情以比較貼近生活卻又不常見的升學為主軸。
畢竟我除了前面所提的之外,我還經歷過另一個類似的過程,那種自以為很堅強,但其實完全不是的感受...我想向大家訴說這樣的心境。

在最一開始故事就帶出了兩人在求學上的差異。
馮是個成績優異的學生,但卻是沒有目標的在努力。
徐在一年級時是個不事生產的學生,但在確立目標後能夠只專注在上面,並且做到完美。
正因為我也還在求學,升學的困擾還很清晰。
這兩種人我沒少見。
因為我就是馮那個類型的人。
這樣的人會對於徐那樣的行為感到憤怒,無法理解,卻又佩服,羨慕。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我朋友曾經說過,一本小說裡他最喜歡看作者序的部分,因為那是作者最直接的表白。
以前我不懂,因為我比較多遇到都是閒話家常的作者序。
...我現在了解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gon凜. 的頭像
Nagon凜.

生活不是缺少美 而是缺少發現美的眼睛

Nagon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