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不住。

 
隔天,也是手術前一天。
一切都和平常一樣,但是徐媽媽、李宇蕭,顯然比過去幾天心情更好一點。
「阿姨你看!我昨天回家時路過水果攤,我看蘋果很漂亮我就買了一些,要不要我現在去洗?」李宇蕭興高采烈地提著一袋蘋果。
「好啊好啊!就當飯後甜點吧!我今天在醫院外面也買了些地瓜,趁熱吃!」徐媽媽說完,朝坐在一邊的馮安宸揮手,他點頭,表示等一下再吃。
他們倆心情很好呢...
他想著,欣慰的笑了。
......但是...
他看了病床上比平常還沉默的人。
「......」徐筱恩低著頭,不像往常,即使看不見也一直盯著窗外看。
她似乎......不太開心...
馮安宸靜默的觀察她。
「筱恩,來,趁熱吃了!」徐媽媽把剝了皮的地瓜放到徐筱恩手裡,坐下來開始剝下一個。
「嗯......」她仍舊低頭。「你們...好像心情很好?」
「嗯?」徐媽媽抬頭。
「這是一定的啊!妳明天就可以接受最後一次手術了,妳馬上就要痊癒了呢!」李宇蕭開心的說。
「......」徐筱恩沉默。
「怎麼了?妳是不是有什麼事想說?」見她沉默,徐媽媽擔憂問道。
「......媽,我能不做手術嗎?」
「...咦?」徐媽媽的手震了下。
「......」馮安宸在一旁靜靜的聽著。
「妳怎麼這麼說?還是妳有其他不舒服的地方?」徐媽媽緊接著說。
「沒有......媽,這手術是百分之百成功,不管是什麼都有保障的嗎?」徐筱恩意有所指的說。
「這...」
「雖然不是百分之百」李宇蕭看出徐媽媽的動搖,搶先一步說。「只要我們堅持,會—」
「宇蕭」徐筱恩打斷她的話。「這裡是現實,不是什麼事都是我們堅持就可以實現的!」
「......」李宇蕭握緊了拳頭。
「...我曾經以為只要我努力,考上A大不會是什麼難事,大不了辛苦一下...但其實,腫瘤、失明,這才是現實!在緊要關頭狠狠打了我一巴掌!」她的手扭緊被單,激動地說。
「嗚!...」徐媽媽站起身,捂住臉跑出病房。
「阿姨!」李宇蕭退了一步,對著徐媽媽的背影喊道。「......是呢...現實就是如此...若是當事人沒有求生的慾望,我們說什麼也沒用了」留下重話,她也跑出病房。
「......」馮安宸看著她跑出去的背影,很是尷尬。
我真像個隱形人,吵架也不能出個聲...
他看著徐筱恩,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
徐筱恩攥緊被單的手更加用力,她隱忍的淚滴落下。
「我又...讓人失望了」帶著哽咽的聲音,她說。
馮安宸聽見,心臟刺了一下。
徐筱恩轉頭,沒有焦距的眼睛看向窗外。
「...可是,我好害怕...要是我的努力又不被看見呢?......唔...」她又低頭,手按住頭側。
頭痛了......
馮安宸看著她哭得泣不成聲又要承受頭痛的樣子,嘆了口氣。
他走到病床旁,抽了幾張衛生紙,拉開徐筱恩的手,輕點著擦掉她的淚和冷汗。
「唔......宇蕭?」她抬頭,仰望遮住陽光的黑影。「不是......你、你是誰?」她推開馮安宸的手。
「......」他停下動作,手躊躇了下。「......抱歉」
「咦...?......馮、馮安宸?」徐筱恩頓時沒了思緒。
「對不起,妳先冷靜一下,我會解—」
話還沒說完,徐筱恩突然往後退到床緣外。
「小心!」馮安宸腳一跨,伸手抱住徐筱恩的肩膀,但徐筱恩抬起手,手肘撞上他的胸口。「唔!...妳幹嘛—」正想罵她,卻看見她窩在一起,手護住自己。
「...妳在幹什—」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聽見她的聲音,他才發現她的手和她的聲音一樣顫抖。
「你...不是討厭我嗎!?為什麼來這裡?...現在你已經知道我這麼狼狽了,就快點滾啊!」
「妳頭還在痛,冷靜點,聽我說—」
「不、不要!你分明是來嘲諷我的...嗚…因為我放棄自己,糟蹋了自己...這是我自己活該!對吧!?」
「冷靜點!妳正在頭痛啊!」馮安宸猛地抓開她的雙手,緊握她的手腕。
「嗚......頭痛,算什麼?...」她低頭,眼淚不斷掉落。「對我真失望......這句話,才是徹底絞痛了我的心臟啊!」她接近大叫的喊,撕心裂肺地。
「我......」他震了下。「...妳......先冷靜一點,否則,我很擔心妳......」
兩個人沉寂了一陣子。
「...對不起,從高二開始...到現在,不管什麼事......真的都很對不起」馮安宸低頭,臉上寫滿愧疚。
「為什麼要道歉?...明明是我騙了你們...」徐筱恩看不見他的表情,只看見眼前黑影消失了一塊。
「但是...我做了很糟糕的事,是事實......應該,說幾百萬次對不起也沒用」
畢竟,絞痛了我喜歡的妳的心。
「......」
「...在我認知到妳真的很努力後,我漸漸放下對第1名的得失心...所以,看到妳這樣自暴自棄,我覺得自己好像受騙了,覺得這才是妳的本性...覺得和重視第1名時的我很過不去......明明不是妳願意的卻把情緒加諸於妳...我現在才意識到我是這麼混帳的人」他自嘲的笑了,手有點顫抖。
「啊...」徐筱恩感受到他深沉的歉意。「沒有那麼嚴重...我也—」
「很嚴重,把妳害成這樣...難道還不嚴重嗎?」
「......又不是你讓我生病的...」
「但是,要不是害怕我,沒有必要對全班隱瞞吧?」
「......」
「......妳啊,這種事,不要擔心造成他人的困擾...這對他人而言,反而會認為妳是不信任他們......就像,妳害怕我對妳失望而騙我一樣」他一字一句的說,在徐筱恩看不見的情況下,他沒有忍住眼淚。
「唔......」像是被講到心坎裡,眼淚又竄上徐筱恩的眼眶。
「說可以體會妳的感受,這肯定是騙人的...所以,妳也不要體會我們,儘管去造成我們的困擾」他緊握徐筱恩的手。「大聲地說,妳生病了,妳很害怕,妳想讀書,妳沒有放棄...妳還在努力奮戰」
「嗚…...嗚嗚......」徐筱恩哭得失聲。
「好嗎?不要再像現在這樣,獨自逃避」
徐筱恩點點頭。
「唉.....」他不管自己,用手裡的衛生紙替徐筱恩擦掉眼淚。
「...你......不也哭了嗎?」她伸手摸索一下,撫摸馮安宸的臉頰。
「因為...我居然那麼敗類」
「不要再罵自己了」她用大拇指輕柔地化開眼淚。「你的幾百萬次道歉,我接受了」她溫柔的笑。
「......那麼,妳把那些道歉濃縮,送給妳媽媽和李宇蕭」
「好......我會的」提到他們,她的眼睛低下。
「明天的手術一定會順利的,妳不用擔心,我明天下課就趕過來」馮安宸承諾,字字句句透露出真摯。
「...好......你慢慢來也沒關係的」中間似乎猶豫了,她接著說。
「不」他的手貼上徐筱恩覆在自己臉上的。「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訴妳...所以,我想快點見到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gon凜. 的頭像
Nagon凜.

生活不是缺少美 而是缺少發現美的眼睛

Nagon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