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毒水。

 
隔天。
「啊…」李宇蕭走到病床前,對馮安宸驚呼。
「...宇蕭?」徐筱恩聽見了,視線從窗外往他們看,問了一句。
馮安宸往裡面看,看見病床旁的桌子上擺了些水果,椅子上掛了件外套。
「啊...我來了」李宇蕭掩飾自己的聲音。「啊......抱歉,我突然想到我有東西忘記拿」她轉頭,對馮安宸做出"走"的嘴型。「我離開一下喔」
馮安宸不懂,歪頭做了"為什麼"的嘴型。
「......」李宇蕭無話可說。
「好啊,我等你」病床上的人笑著說。
兩人走出病房。
「怎麼了?為什麼要支開我?」馮安宸不解問道。
「你是呆子嗎?」李宇蕭對他也很是不解。「你沒看到椅子上掛著一件外套嗎?」
「有啊,那是她媽媽的對吧?」
「那你還進去!」李宇蕭皺眉。
「啊......?為什麼她媽媽在我不能進去?」他還是不懂。
「你忘了嗎?阿姨她不希望班上其他人來探望筱恩啊!」
徐筱恩告訴李宇蕭是因為她知道李宇蕭沒有升學的打算,不會對她造成壓力。
「......可是我想見她」馮安傑沉默一下,直言道。
「......」李宇蕭看著他,驚訝寫滿全臉。
「幹嘛?為什麼很驚訝的樣子?—」
「宇蕭?」此時,一個婦女接近他們。
「啊...」李宇蕭轉頭。「阿姨好,我來了」她笑著說。
「妳來了啊」徐媽媽笑著說。「...這是......?」她看了一眼李宇蕭身後。
「阿姨好,我是筱恩的同學」見狀,他馬上自我介紹。
「你!...」李宇蕭驚呼出聲,沒想到他那麼固執。
「啊......難道,你是馮安宸?」徐媽媽問道。
「......」他們兩人互看一眼。
「是的」馮安宸答道。
「啊—原來是個小帥哥啊!」徐媽媽笑盈盈的說。
「啊?」兩個人呆掉了。
 
販賣機前。
「...來,這瓶飲料請你」徐媽媽拿了一瓶瓶裝飲料,遞給馮安宸。
「謝謝阿姨」他接過飲料笑道。
「那麼......你們交往多久了?」徐媽媽說,語氣裡有些期待。
「......阿姨,我和筱恩沒有在一起」馮安宸平淡的說,像是知道她會問自己這個問題。
想必...和媽媽提過喜歡我的事吧?
他心想。
「哎呀!原來沒有嗎?」徐媽媽驚訝道。
「沒有......對不起,讓您失望了」
「呵呵,阿姨我鬧你的!」
「......」
這兩人是母女?......還是她其實也是這樣?
「......阿姨我很謝謝你」
「呃......我應該沒做什麼是阿姨您需要謝謝我的?」他想了一下。
「不,你救了我女兒」徐媽媽堅定的說。「你在上學期結業式那天,對我女兒說的......我想,要不是你,依她那個牛脾氣,她不會告訴我她身體有狀況的」
「......」
牛脾氣...呵,完全是呢...
他在心裡偷笑。
「...在她治療期間,我常常想......要是,不要那麼認真就好了...」
馮安宸轉頭,徐媽媽低著頭,眼裡有些後悔。
「她二年級時,突然信誓旦旦跟我說想當翻譯」
「......」
原來她的目標是翻譯。
他默默的坐著傾聽。
「那時,我為她終於找到自己的目標而開心,她也非常努力......但是現在...我不知道她這麼努力是好是壞......當時,醫生罵我,早在上學期時就有很明顯的徵兆,為什麼拖到現在?......但是她什麼都沒說...」
「我罵她為什麼不早點講?她大哭著說,她很害怕她再也無法讀書了......喊得聲音都啞了...然後,她又開始頭痛...我心疼的抱住她,一直說對不起」
「我就想...要是不要那麼認真、要是不要做什麼翻譯,就像一年級那樣渾渾噩噩地度過...她應該就不會不敢說了...」她低頭,雙手蓋在臉上。
「......但是,阿姨...妳真的願意看到自己的女兒,在這個世界裡渾渾噩噩嗎?」
「不瞞阿姨說,在筱恩變成第1名之前,我一直是班上的第1名,我還因此討厭了她好一陣子...但是我維持成績的理由,僅僅是不想像家父一樣,因為學歷的關係在職場飽受歧視」
馮安宸的頭低下。
「我曾經以為她是個隨便的人,但我愈是認識她,我就發現...她朝著自己的目標,是真的......很努力......所以,阿姨,請您一定不要有那種想法,您的女兒......是被許多人所崇拜的」
他們彼此沉默了一段時間。
「...唉,真是的,居然被我女兒的同學教訓,呵呵」徐媽媽挺直腰,擦乾眼角的淚。「你真是個正直的男孩!難怪她每次跟我提到你就露出幸福的表情,不管是在說你欺負她或者和她關係變好」她笑得開懷。
「......」馮安宸知道現在不是害羞的好時機,摸了摸脖子。「對不起,阿姨,我對妳女兒做過很過分的事」
「哎呀算了啦!她那麼喜歡你,我相信她的眼光!你一定不是什麼差勁的人的!」徐媽媽大笑,拍拍他的背。
「......」馮安宸的頭更低,耳朵紅得發燙。
他們兩人一起走回病房。
「筱恩—媽來了喔—」徐媽媽開心的說。
「媽,妳來了」病床上的人露出淺淺的笑容。
徐媽媽坐在椅子上,開始和徐筱恩閒話家常。
馮安宸和李宇蕭站在旁邊,突然地,李宇蕭把手機遞給馮安宸。
手機上顯示著"你們說了什麼?為什麼阿姨看起來心情很好"
「......」馮安宸在心裡猶豫怎麼說明。
"沒什麼,但阿姨似乎不討厭我"
李宇蕭看了從馮安宸手中拿回的手機,睜大眼睛點頭,表示意料之外。
馮安宸聳肩,沒有表示什麼,他看了徐筱恩和徐媽媽對話時的笑容笑了。
 
週末。
馮安宸早早就出門,一身輕裝,肩背包裡放了很多單字卡。
他坐在站牌長椅上,這時間剛過尖峰時段,沒什麼人。
他悠閒地從包裡拿出A單字卡,看了長椅另一邊。
「......」看了幾秒,他開朗的笑了。
醫院裡。
馮安宸輕手輕腳走到最後面的病床,發現徐筱恩還在睡覺。
他坐在離她最遠的沙發椅上吃早餐和背單字。
背完一本,他起身打理周圍。
她的眼睛目前只能感受到強光,窗簾拉開一點,她會比較有安全感吧?
又坐在地板把地板的雜物整理作堆。
看不到的話,要是在走路時踢到東西,應該會很難受吧?
轉頭,他看見桌子上有沒有入鞘完全的水果刀還有盛有水的盤子。
要是不小心碰到,無法自己收拾吧?
他把盤子洗好,放進後面櫃子裡,轉頭,見徐筱恩還睡得安好。
他坐在徐筱恩旁邊的椅子,極度安靜地觀察她。
她的唇色本來就那麼蒼白嗎?記得她以前偶爾會擦點口紅的。
睫毛也很長,但又不濃密,挺根根分明的。
他越看越靠近,手撐在病床上。
怎料才放下去,徐筱恩的眼皮突然跳了一下。
「...!」馮安宸嚇到,急忙退到牆邊。
徐筱恩果然醒了,她坐起身子,摸了剛剛馮安宸壓住的地方。
「...有人嗎?」她環顧四周,問了。
馮安宸倒抽一口氣,深怕徐筱恩會發現自己。
「有人嗎?」她又問了一次。
「......」
「......」
她得不到回應,伸手摸了旁邊的桌子。
像是知道了什麼後,她翻開被單,要下床貌。
「...!」馮安宸睜大雙眼,慌張了起來。
怎、怎麼辦!要逃出去嗎!?
他杵在原地不知道該怎麼辦,幸好,徐媽媽和李宇蕭走進來。
「...筱恩?妳怎麼下床了?」徐媽媽說,快步走向徐筱恩。
「啊...媽」她伸手,徐媽媽抓住她。
「妳怎麼了?想去廁所是嗎?」李宇蕭說。
「不是......那裡」她搖搖頭,抬手指向馮安宸。
「!」
「那裡...有人嗎?」她問。
徐媽媽和李宇蕭對視一眼。
「沒有啊,那裡哪有人?」李宇蕭說。
「......是嗎?」她看了一眼馮安宸的方向,轉身坐到床緣。「媽,宇蕭,班上的同學們真的不知道我的狀況嗎?」她抬頭,正好對上兩人。
「...筱恩,妳怎麼會這麼問?」徐媽媽沉默下,先說道。
「其實,這幾天我一直覺得除了爸媽、親戚們還有宇蕭,有其他人來過」
「......」三個人沉默。
原來某個感官失能,其他感官會相對變得敏感是真的。
馮安宸心想。
「宇蕭,妳真的沒和其他人提過嗎?」她伸手,想要抓住什麼。
「筱恩」李宇蕭握住她的手。「真是的,妳怎麼這樣懷疑我!真令我難過啊嗚嗚」她裝作沒有這回事的說。
「妳明知道我沒有那個意思的...」
「好啦,我幫妳去洗水果」李宇蕭抽開手,拿走徐媽媽手裡裝滿水果的袋子。
「宇蕭,麻煩妳了」徐媽媽知道李宇蕭想做什麼,配合著說。
「不會!」她陽光的笑了。
經過馮安宸時她推了他,他知道她是想幫他脫離這尷尬的話題。
他低頭。
她真的......很不希望我來。
 
茶水間。
兩人沉默著低頭搓洗蘋果。
李宇蕭沒什麼心思,但不斷觀察馮安宸的表情,馮安宸本人則是沒什麼表情。
「...要不就告訴筱恩好了?」李宇蕭打破沉默。
「......不用」
說完,兩人又沉默了一陣子。
「我想我還是不要再來了」
既然她那麼不希望我知道,那我就裝作不知道。
「...那麼,我先問你個問題」李宇蕭說。
「什麼問題?」
「要是不來看她,你什麼時候才要告白?」
「......啊?」馮安宸手裡的蘋果掉到水槽。
「你喜歡筱恩對吧?雖然不是很明顯,而且是個蠻奇怪的喜歡法」李宇蕭咯咯笑。
「...從、從哪看出來的?」馮安宸頓時臉紅到了耳根。
「嗯—」李宇蕭轉頭看了他。「這句話跟這個表情吧!」她很明顯在捉弄馮安宸。
「呃......不是,從、從哪判斷的?」他急忙改口。
「那不重要啦—」她甩掉手上的水珠。「重要的是,你如果不好好說清楚,她的心結會一直在的」
「......」不同於剛才的慌張,馮安宸沉默了下來。
「抱歉,比起你,筱恩一定是比較重要的」她開始把蘋果重新裝袋。
「沒關係,我明白」
「...你只是來了幾天而已,但我是從寒假開始那天就一直陪著她的,她的這種負面情緒我也看多了」
負面情緒指的是徐筱恩不願讓其他人知道自己生病的表現。
「不管是告白或是道歉,逃避是不能解決問題的,一如她不斷逃避被你知道一樣」她提起袋子。「你好好思考一下」她離開茶水間。
「......」馮安宸一個人杵在原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gon凜. 的頭像
Nagon凜.

生活不是缺少美 而是缺少發現美的眼睛

Nagon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