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知道了。

徐筱恩的事,不只李宇蕭,連導師都一概不談,有人說她是家裡出了問題,有人說她可能真的突然又不想讀書,像一年級時那樣。
也有人依據她經常進出保健室,猜測她是生病了。
這個話題在同學間鬧騰了一個月也就沖淡了,馮安宸無從得知有關她的消息,便也不再去想了,從此他也不再留校讀書,大家又回頭專心於升學上。
 
期末,升學考試結束後。
「哇—這陣子過得真快活,沒有上課壓力,也不擔心沒時間讀書」下課,一群男生聚在一起,其中有人說。
「想什麼,還要擔心到底有沒有上榜呢!」另一人說。
「啊—說的也是,又不是馮哥,早就推甄上了全國第一志願的D大」
「說的好像我靠運氣推甄上的」馮安宸一掌打在那人後腦。
自從馮安宸推甄上了D大的消息公布,班上的人開始推崇他"馮哥"。
「那有!我這是誇獎!誇獎!」那個人辯解。
大家笑聲連連。
馮安宸看了一眼教室後方,那裡擺著一張空桌。
那個人......也有參加考試嗎?
他獨自沉默,凝視著那張空桌。
這時,導師走進教室。
「...大家,先回位子上,我有事要對你們講...」她說,聲音比平常還低落。
「老師,妳就別再念了!已經考完了,再念也不能讓我考上D大啊!」有人對導師開玩笑。
大家搭腔附和的笑。
「不要鬧了,是很重要的事...」導師沉默一下。「...是和你們老同學......徐筱恩有關的」她說。
這才有人發現導師的臉有點憔悴,聲音略帶哭腔。
徐筱恩......?
馮安宸聞言,轉頭過來。
大家聽到這個許久未聞的名字,也突然安靜了,隨後馬上循著導師的話,各自回到自己座位。
「......」導師在前面看了情況。「...筱恩,她這個學期突然休學的原因,除了宇蕭,大家應該都不知道,因為是筱恩拜託不要讓你們知道的...其實她......長了腦瘤」
......腦、瘤...?
聞言,馮安傑的身體僵住了。
「你們也知道,筱恩她從二年級開始,為了課業非常拼命」
「所以......她在知道自己得了腦瘤後,她拜託醫生先給她藥物治療,也堅持要來上課,但是藥只能壓抑病情,並不能根治...所以越拖越嚴重......最後她才逼不得已,決定休學」
「這些都是她的媽媽通知我的,她下禮拜還要動刀......但是我發現...在你們考試結束後,她的情緒...比以前低落很多」
「我只是告訴你們她的狀況而已,我想徐媽媽和我一樣,都希望...你們不要去探望她...我想,她見了你們,心情只會更難過而已」
同學之間,有人無法相信,有人哭了,有人還無法跟上現況。
馮安宸則是...心一點一點地冷了。
 
「為什麼...不告訴我們?」
兩個人再次站在圖書館前。
「是她拜託隱瞞的」李宇蕭低頭,哭腫的眼睛還沒恢復。
「為什麼要隱瞞?大家不是同學嗎?為什麼說走就走,留下班上的人自己去面對?」馮安宸的聲音、眼神,如死般冰冷。
「...你不是明白嗎?......"第1名"?」她抬眼,眼神裡有鄙視。
「......」他沒聽懂這句話。「我不懂,我一直都搞不懂她...不管是一夕之間超越了我、獨自留校讀書、又突然放棄自己......我都不懂」
「她沒有放棄自己,她是逼不得已的」李宇蕭皺起眉頭,語氣強勢的說。
「明知道自己生病,還拖著病情不趕快去治療,這難道不是放棄自己?...她問我那個問題......有什麼用?」
在剛剛他就知道了,結業式那天徐筱恩問的問題,是在說她自己。
「你......果然不懂她,你以為...她是為了誰啊?」李宇蕭的聲音顫抖,眼淚開始在眼眶打轉。
「那妳...倒是說說啊?......到底為什麼...」他逼近李宇蕭。「不顧自己的病情,還堅持來學校...說讀書沒用...難道,她所堅持的第1名都他媽是假的嗎!?」馮安宸嘶吼出來,一拳打在李宇蕭身後的磁磚上。
「唔...」李宇蕭被他的聲音嚇到,撞上牆壁。「你他媽沒資格這樣說她!」她推開馮安宸,兩行淚滑落。
馮安宸被推得倒退了幾步。
「剛剛老師不是說了嗎?她為了讀書,可是拼了命的啊!?」
「為了讀書?那也稱得上是理由?這什麼狗屁邏輯啊!?」氣勢上馮安宸也不輸李宇蕭。
「那你呢!?為了那該死第1名,你們惡性競爭了一年,最後,你居然還在她最低落的時候,對她說"我對妳真失望"!?你那又是什麼狗屁邏輯!?」
「那是她活該!她—」話還沒說完,一巴掌摑在他右臉。「妳—!」
「你這他媽該死的混帳!我不懂!為什麼你對她那麼壞,那個白痴還喜歡你喜歡了三年!」李宇蕭的眼淚潰堤。
「唔......」馮安宸這下完全語塞了。「......妳說,她...喜歡我?......不,妳不要扯開話題,這兩件事沒有關係—」
「有關係!」李宇蕭低頭。「她隱瞞全班...是怕影響到我們讀書......她隱瞞你,是害怕你討厭她啊!」
「......」馮安宸皺眉,他還是不懂。
「...剛住院時,她說......」
"現在,他肯定很討厭我吧?......我又,讓他失望了"
「她......可是說了這種話啊!」
「......為什麼...她...覺得我會討厭她...?」
「她好不容易讓你認同她的努力...在她把考試考成那樣之後,在她變得像一年級那樣頹廢之後......你難道...沒有討厭她嗎?...」回想在瀰漫消毒水味道的醫院裡,徐筱恩躺在病床上,臉色蒼白,李宇蕭的心疼得很。
「唔......」這句話敲痛了他的心臟。「...為什麼不說實話?」
為什麼...不說自己是生病了,而不是放棄了?
「......」李宇蕭擦掉眼淚。「她說...比起讓大家同情她,還不如騙你們,至少那不是真的,她可以騙自己大家根本不知道真實狀況......但事實上,你讓她難過極了」李宇蕭冷眼看著馮安宸。
這個眼神衝擊到馮安宸,他後退幾步,撞上了牆。
「......」他抬頭,一手遮住雙眼。
「......其實...有件事情,老師沒有說」李宇蕭走到他旁邊。
「...什麼?」馮安宸簡短答道。
「大家應該都以為她成績退步,是因為長腦瘤所以身體不適...其實,那個腫瘤,壓迫到了她的視神經」
馮安宸的手顫抖了一下。
「所以她戴眼鏡想試著彌補,但根本沒用...你知道,這不是眼睛出問題,而是視覺被迫害」
「......」
「那次模擬考之前...她的視力已經退化到只能辨別顏色的程度了...」
「......她在哪?...哪間醫院?哪間病房?」眼淚從他的掌心滑落。
 
傍晚,醫院裡。
李宇蕭獨自走進病房,她要馮安宸先在外面等。
他在外面駐守,直到李宇蕭對他揮手,做出安靜的手勢,他才進去。
他走到最後面的病床前,只見病床上的人蓋著被單坐著,頭上纏著繃帶,沒有髮絲,嘴唇煞白,一雙沒有焦距的眼睛看著窗外。
「......」這景象瞬間揪緊馮安傑的心臟。
「今天還好嗎?」李宇蕭沒有理會馮安宸,自顧自地打理桌子。
「嗯......就和往常一樣」徐筱恩低頭,正反看了自己手掌,像是想知道有沒有景象。
「下禮拜的手術要是進行得順利,腫瘤就可以完全移除了,這期間妳可要吃胖一點,健康應戰啊!」李宇蕭拍拍她的肩膀,笑的陽光。
「......但是,考試已經結束了,就算恢復得再快,我也不可能和大家一起上大學」她說,本就沒有焦距的雙眼矇上一層陰霾。
她還是...把升學放心上。
馮安宸握緊拳頭。
「......」李宇蕭沉默了响。「......其實,今天老師跟班上的人提起妳了」李宇蕭握住她的手,說。
「咦?......老師、老師說了什麼?她有說我是生病了嗎?」徐筱恩回握住她的,有些焦急。
「......沒有」李宇蕭看她的反應,騙了她。
「......」而馮安宸就看在眼裡。
「老師說妳是家裡出了些麻煩,而且短時間內不會復學,要大家不要再亂猜測」
「是嗎...那就好」徐筱恩安心的笑了,多麼無力。
「妳還是不願意告訴大家嗎?畢竟是相處快三年的同學啊?...」李宇蕭輕聲問道。
「......沒關係的,反正我在他們的生命中,不過是個過客」她搖搖頭。「但是......唯獨他,我真的不希望他知道...」她低頭。
他,無疑是指馮安宸。
馮安宸低下頭,無法忽視胸口的痛。
「...知道了」李宇蕭拍拍她的手掌。「我去幫妳裝水」她拿起旁邊的茶壺。
「謝謝」徐筱恩瞇起眼睛,淡淡的笑著。
李宇蕭拿著茶壺走向馮安宸,對他做出"走吧"的嘴型。
他看了一眼徐筱恩,她的眼神像是看著自己...又像是沒有。
他的心再次疼痛,低頭走了出去。
 
茶水間裡,有兩個看似陌生的男女。
「...平常就像剛剛那樣,就算是閒話家常,講個沒幾句她還是可以扯到升學的事」李宇蕭低眼,為茶壺裝水。「所以,不要再說她為什麼放棄自己......她已經努力過頭了」
「......」馮安宸沒有回應,一肩抵在牆上,雙眼無神地看著前方。
「......」李宇蕭看了他一眼,沒有要接下去講的打算。「對了,恭喜你推甄上D大,真的很厲害」她把蓋子轉緊。
「......沒什麼,運氣罷了...」他低頭,抓了抓頭髮。「要不是第1名...也無法推甄啊...」
「......」聞言,李宇蕭緊扭住瓶子。「還有,下午的事,抱歉,還對你動手」
「算了,多打幾下好了,看能不能—」他垂下頭,領子卻突然被揪起。
「你這是什麼德行?—啊?」李宇蕭距離他極近,咬牙切齒的說。
「......」馮安宸皺著眉,不發一語。
「筱恩這樣,你也要一個樣嗎?......你知道嗎?」她低下頭。「好幾次...她說這種喪氣話,我都很想罵她......可是,我不忍心...她可是拼了命、那麼努力讀書的,卻在這種爛時機,長了個什麼腦瘤!...又不是她自願的......你呢?那麼健康那麼聰明上了全國第一志願,卻說只是運氣?」
「我...」聞言,他才發覺,自己擁有的比徐筱恩還多。
「......不要輕賤自己...拜託」她放開領子,眼眶紅了。「當我告訴筱恩這件事時...那是她入院以來笑過最真誠的一次」
「......嗯,抱歉...以各種來說...也謝謝了」馮安宸鬆了肩膀,眼神不像剛剛那麼晦暗。
 
晚上。
兩人離開醫院,坐在站牌旁的長椅等待公車。
馮安宸仰頭看著天空,思考著什麼。
「...馮安宸」旁邊的人說。
「...怎麼了?」他轉頭。
「我今天講的,希望你放心上...但不是要對你施壓」李宇蕭低頭看手機。
「啊...不會,我沒有感受到壓力」他聳肩。
「......所以,就算知道筱恩喜歡你,你也不要覺得不能不來探望她...」
「我會來的」他抬頭,仰望對面的醫院大樓。「她是我......重要的人」
李宇蕭看了他一眼,微笑了點點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gon凜. 的頭像
Nagon凜.

生活不是缺少美 而是缺少發現美的眼睛

Nagon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