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安。

 
深夜,徐家,二樓某間房間的燈火還未熄。
「嗯...原來還有這樣的解法啊...」徐筱恩再次複習今天向馮安宸提出的問題。
「話說...他最近的行為,好奇怪啊...」她撐頭,看向窗外。
宇蕭說,她聽說,其實這條公車路線根本不是他以前搭的。
「莫非是搬家?」她歪了頭。
而且......總覺得,他最近對我的敵意...越來越小了。
「嘿...」她呆呆的笑了。
之前還以為我喜歡的人會就這樣討厭我到畢業呢...
她轉頭回來,眼前突然白了一片,還伴隨著劇烈的頭痛。
「唔!...」她雙手壓住頭腦兩側。「最近...常常頭痛啊,而且感覺視力變差了...會不會是讀太過了?」
她晃了晃頭腦,開始收拾。
「可能是感冒吧...」
 
某日,徐筱恩獨自去診所。
「...還有,偶爾會突然劇烈頭痛」徐筱恩告訴醫生自己的症狀。
「...請問妳最近的視力狀況如何?」醫生沉思了下後問道。
「咦......?」徐筱恩被醫生精準的問題嚇到。「......變差了」
「很明顯嗎?之前的視力狀況如何?」醫生又問。
「之前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一般不會有看不清楚的情況,但最近突然到了好像是近視的地步...」她沉默一下。「會不會是讀書讀太多的原因?回家之後我通常會讀書讀到半夜」她不安的說。
「但是妳說是突然下降很多,就算通宵讀書,只要在光線充足的環境下,視力下降的幅度也不會那麼誇張」醫生若有所思的看著電腦。
「那...所以我這不是感冒嗎?」
「以妳的病症...我認為,去大醫院檢查比較好,避免拖延治療」醫生認真地說。
「唔...」這番話重重敲擊了徐筱恩的心。
 
街道上。
居然說拖延治療...
徐筱恩呆站在斑馬線一端。
難道我真的生了什麼病嗎?
腦袋一側傳來沉沉的痛。
這時,一台某私立醫院的宣傳車經過。
要去做個檢查的,對吧?...可能真的是讀書讀過頭,醫生不了解罷了...檢查一下,確定不是什麼病,我也可以安心。
她看著那台宣傳車遠去,直到它消失在轉角。
可是......萬一真的是什麼病呢?
腦袋的痛感更加劇烈。
萬一是什麼怪病呢?萬一是不得不馬上接受治療的病呢?萬一這個病沒有痊癒的可能呢?萬一因為這個病我無法繼續讀書呢?萬一因為這個病我再也不能像這樣和安宸相處了呢?
 
某日,徐筱恩和馮安宸留校期間。
「奇怪...」徐筱恩手裡執筆,很是煩惱。
她正在解一題題型很常見的化學,但無論如何都得不到解。
「那個...你現在有空嗎?」她走到教室前方,彎腰問了正獨自讀歷史的馮安宸。
「喔,有啊」馮安宸抬頭看了她,淺笑了下。
「喔...」徐筱恩看見他的笑容,心裡小鹿暴走了下。「我想問你這題,我驗算了好幾次都得不到答案」她將題本放到桌上。
「我看看...」他低頭,看著題目認真沉思了下。「...喔,題目是要代鎂的原子量,妳怎麼代成鈣的?」他指了題目,抬頭說。
「咦?」徐筱恩彎下腰,挨近題本看。「呃,真的...」她揉了揉眼睛。
視力越來越差了...
「妳視力不好嗎?鎂跟鈣看起來相差很大吧?」馮安宸問。
「...嗯,最近才開始的」
「那妳得趕快去配副眼鏡,或者用隱形眼鏡,這學期最後一次模擬考快要到了,不能開玩笑的」他認真的說。
「咦?可是你不是想要第一名嗎?」
「......」馮安宸伸手彈了徐筱恩額頭。
「啊!...什、什麼???」她嚇到後退了兩步。
「在妳眼中我是那麼卑鄙的人嗎?」他皺眉,不滿的說。
「不、不是!」她慌張答道。「...我只是,很驚訝而已」
很驚訝...你居然擔心,我的視力會影響成績......
因為這代表馮安宸已經沒有強烈把她視為搶走自己第一名的討厭的人。
「......嗯,也是,會驚訝是理所當然的吧?畢竟我對妳說過那種話」馮安宸尷尬地抓了抓頭。
「......」徐筱恩知道他在講什麼,自己也尷尬了起來。
「呃...我想講這個想很久了...就是...」他低下頭。「那個...對不起」
「......咦?」徐筱恩呆了一陣,才說。
「就是......抱歉啦,之前那樣毀謗妳,還持續跟妳惡意競爭了一陣子...」
「......唔,你...」徐筱恩聲音哽咽。
「欸?等一下,妳哭什麼啊???」聽見她的聲音,馮安宸慌張的站了起來。
「嗚嗚...你知道、你知道我多委屈嗎?...」徐筱恩開始抽泣。「我努力個半死...嗚,然後、然後,莫名被罵囂張...還、還說我是作弊來的」她一下子眼淚和鼻涕雙管齊下。
「等、等、等等啊,所以我現在認真道歉了呀!」馮安宸沒想到她的反應那麼大。
「然後、然後,還害我在班上哭成那樣,現在又...又害我哭」
「這次不能怪我吧!」馮安宸趕緊抽了幾張衛生紙,塞到徐筱恩手裡。
「明明全部都是你好不好!...嗚嗚…」她拿衛生紙隨便擦幾下。
「啊好好好...都是我!妳別再哭了...」
他尷尬的站在徐筱恩面前,安撫了一陣子。
「可、可以了,我冷靜了」徐筱恩撇過目光,尷尬的用衛生紙擦鼻涕。
「喔...好,那...」馮安宸還在尷尬,不知道接下來要說什麼。
「我們繼續讀書吧,不是快要模擬考了嗎?」徐筱恩看得出來,主動化解了尷尬,笑盈盈的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gon凜. 的頭像
Nagon凜.

生活不是缺少美 而是缺少發現美的眼睛

Nagon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