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回憶太多,而回憶中我愛的人已不見蹤影]

 

 

接下來的2個月多我我們互相不連絡,為的是讓我專心於讀書。

直到開學後第二個禮拜的假日我回到高中找她。

"袁老師哦,她離職了阿"數學老師這麼回答我。

"離職!?為甚麼!?"

"你也小聲點這裡是辦公室欸!"

"她為甚麼離職!?"

"也不能說是離職啦,畢竟老師不能隨便離開嘛,聽說是因為家裡出了問題所以要停止教書一陣子"

"......好,謝謝老師"

我走出校門再次打給她。

"您撥的號碼是空號,請查明後再撥"

"媽的!!!"我一腳踹向旁邊的柱子。

"電話打不通,人也不在這,我也不知道妳家在哪,妳到底跑去哪了!!??"

我在2天前發現她的電話號碼成了空號,我沒想太多,但基於我很久沒見到她所以我回來高中找她,結果是她不在這了。

她從來都不讓我知道她家的住址,我以為是因為有個學生出沒在她家附近會引起他人的懷疑,但她說不是,也沒多做解釋。

 

每天結束了課後我到她可能會出現的地方徘徊,我這樣維持了1個月。

再之後將近5個月的時間,我交了3個女朋友,目的是為了把他逼出來,但他仍然沒有出現,她甚至要人傳個斥責我什麼不對或已經和別人走了的分手信都沒有。

有2個禮拜的時間我翹掉大學的所有課程為了忘記她,

但我忘不掉。

後來我告訴自己,既然她已經離開,沒有那個必要讓自己如此落魄。

但每當我想起她時,我還是會回到我們初認識的地方走走。

一直到大二的今天。

從我和她告白到今天整整經過了3年,2月14日白色情人節,我記的很清楚,寒輔時我趁著情人節的氣氛向她告白,她本來以為我是開玩笑,我告訴她我是認真的,我是真的喜歡妳,然後她跟我說我也喜歡你,之後我們開始交往。

記憶湧上,我還是回到了高中。

走在校園裡,我透過玻璃看著被鎖上的辦公室裡面,我曾經在那個位子的旁邊補寫功課讓她罵。

走到操場,她曾經罰我跑操場,但她的心太軟,讓我到此為止。

回憶太多,而回憶中我愛的人已不見蹤影。

我繞著操場而行,在距我不遠處有2個女人,1個抱著小孩。

我準備離開操場,走向走廊時經過了他們,無可避免的聽到了1個女人的聲音。

"...之前我還常常在操場處罰他呢..."

那是我回憶中的人的聲音。

我猛地轉過頭去。

發出聲音的那個女人抱著小孩,身形比我印象中的她消瘦許多,我懷疑起這真的是她嗎?

另一個女人發現我看著他們,然後我看著的女人轉過頭來,

她愣住。

我直線走到她面前。

"......節柔"我說。

她後退了一步。

"...妳是袁節柔,對吧?"

他啞口無言,睜大眼睛看著我。

"...節柔,他不會是..."

另一個女人還沒說完眼前的女人轉過去看著她。

那個女人看了我一眼。

"......小晴睡著了吧,我抱她去走走"女人對著她說,並把她懷中的小孩抱走。

女人抱著小孩離開操場,只留下我和她。

"...為甚麼,不說聲再見?"

她低著頭,沉默。

"這1年多以來妳去哪了?"

沉默。

"妳當時怎麼了?"

被我這麼一問,我看見兩行水從她眼裡掉落。

"...對,不起...對不起...我當時...突然,離開..."

"我做錯什麼讓妳不開心了嗎?"

"不,不是...我...我...當時......懷孕了..."

我呆住。

"那個暑假我發現我懷了孕...我擔心給學生做了壞榜樣所以先離開學校,我爸媽知道後我不告訴他們是誰的,所以他們把我趕出來"她的手抓著衣襬。

"...為甚麼不來找我?"

"......我不敢"

"什麼不敢!?妳懷孕了欸!?"被我這麼吼她的肩膀顫了一下。

"一開始我擔心...影響到你的情緒,但我...真的好想你,那年11月我去大學找你...我看見...你和一個女孩很親密...我以為我傷了你...我怕我見了你你會傷心...所以我...不敢見你"

"......那是...我為了逼妳......不是真的..."

"......那......你...還愛我嗎?"她的眼淚不斷掉落。

"愛,當然愛...我愛妳...非常愛"我抱住她瘦弱的身軀。

"...嗚...嗚...以謙...我好想你...好想你...嗚啊..."她環抱住我的腰,在我的懷裡放聲大哭。

"妳瘦了好多"看著它哭花的臉我說,然後吻住她。

沒有深入,沒有切換角度,沒有喘息,就只是吻。

''...嗚...以...謙..."離開她的唇,她再次環抱我 。

我們彼此緊擁著。

等她的情緒平定下來後她告訴我,手機號碼變空號是因為被她的爸爸摔壞,不讓我知道她家的住址是因為她的父母一直以來都不同意她當老師,到現在都是睨著眼看她,不想我來找她時知道她和家人感情不融洽這件事,被趕出來後她用身上僅存的錢租了便宜的雅房,但沒有經濟來源的她不得不找份工作,所以她找到一間缺洗碗工的快餐店,老闆一家人很好,包容她懷孕時的諸多不便,剛剛的女人就是老闆的女兒,叫鄭又綾,每當節柔想念我她就會陪她回來。

剛剛還在她懷中的小孩就是我們的小孩,叫黃緻晴,去年4月15日出生,臉很像我,單眼皮卻烔烔有神的眼睛,低山根直鼻樑的鼻子。

”讓我去妳家看看”鄭又綾剛走,節柔抱著緻晴在懷裡。

”怎麼了嗎?”

”沒有,就想看看而已”

如果她的住處環境很糟糕我打算把她接到家裡住。

”哦...嗯,現在走嗎?”

”嗯”

站起身她讓緻晴趴在她的肩上,我們走出高中。

她走在前方帶路,我看著她抱著小孩的背影,小小的身軀趴在她的肩膀上,和她的瘦弱體型形成了對比。

以前的她有點肉肉的,現在的她不是,也不是纖瘦,而是骨感,我猜是因為在餐廳工作而導致無法吃飽。

其實不用想也知道,未婚懷孕再加上體力本就不好,一定在餐廳受了很多苦,因為鄭又綾的幫助才得以不被趕出來。

我想替她分擔抱著小孩的勞累,但我哪來的資格?我甚至讓她以為我拋棄了她,哪來的資格?

我默默的掉了淚。

 

"就是這了"

她租下的雅房在一間超市旁的樓梯走上去,走廊左邊的第2間,大概只有4.5坪。

節柔有傑癖,但就算東西再少在這小小的空間裡看來也是雜亂,唯一沒有堆著任何東西的地方就是床。

她輕輕的將緻晴放在床上並蓋上被子。

"很亂吧哈哈..."她輕笑,但在她臉上卻顯得無力。

"你們在這住得好嗎?"

"嗯...挺好的"

她說完我的心像被緊抓般疼痛。

明明這麼不好,怎麼說是挺好的?

我抱住她。

"怎,怎麼了?"

"瘦成這樣,怎麼是挺好的?"

她沒說話。

我拉開我們之間的距離。

"其實餐廳的老闆對你不好對吧"

說到這她的眼角泛了淚光,隨即低下頭。

"沒有...他們...對我很好”

”不要騙我了,妳的個性我還不懂嗎?”抹去她臉上的眼淚。

”...我現在住在外面,搬過來和我住吧”我說。

她看著我。

"......不行...你的家人來找你的話他們就知道了"好一陣子後她開口。

"知道就知道吧,為了保護我妳被趕出家門,不就是讓我的爸媽知道,算什麼?”

有一瞬間她的嘴角扯動了一下。

"還是不要了...不然你會和你的爸媽吵架..."

"如果他們反對,我們私奔,這幾年我已經存了不少錢"

她看著我,沒有說話,淚卻掉了下來。

為了我妳受了那麼多苦,只是“私奔“兩個字妳卻高興的落淚了嗎?

"為了妳,我敢"我抱住她。

她在我懷裡小聲的抽泣,怕吵醒睡的安穩的緻晴。

待她的情緒安穩下來,我放開她。

"...一直哭,眼睛都腫了"摸著她的眼角,我說。

她可愛的吸著鼻涕。

"妳在幹嘛啊?"我笑的開心。

"...哭完都會流鼻涕啊"她一樣吸著鼻涕。

她說完,我吻向她的唇,蜻蜓點水般的。

離開她的唇,我看見她的雙頰染上了緋紅。

"妳還是一樣容易臉紅"我捏了她的臉。

她輕輕的笑了。

"妳明天幾點回家,我去接妳"

"...8點半"

"那麼晚?"

"呃嗯...畢竟...晚上也有人要吃飯啊"

"...我8點20到"

"...嗯"

"晚安"打開門,我走出去。

"晚安"她笑了笑。

摸了摸她的臉,我關上門。

 

 

----------------------------------------------------------------------------------

這篇真的快搞死我惹...

我真得很沒有時間的空間概念诶

前面有一段特別多時間點跑出來

那邊我一直想

幾個月大了?他大幾了?那時候要幾月?什麼季節?經過幾年了?不見幾年了?小孩多大了?交往幾年了?上學期還下學期?什麼時候去的?

這堆問題不斷重複

腦細胞都死一半了...

所幸我還是整理出來一個正確又適當的點了(豎大拇指

然後完結後我會放番外上來

可能只有1篇,或者2篇吧X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gon凜. 的頭像
Nagon凜.

生活不是缺少美 而是缺少發現美的眼睛

Nagon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